中关村创业大街是贵重金属垃圾场,我捡到一只产品经理

2014年底,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预言道:整个经济学界并不是很清楚2014年是好是坏,但可以肯定的是2015年会是中国第四次重大的创业时期,政府非常鼓励创业,确实的产业经济层面也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。

杨柳恰好顺着这股创业的浪潮也跟着翻腾起来。

2015是一个创业的大浪潮

在通往产品经理的路上,一开始,所有的人都是欣欣向荣的产品小白;走到中途,有人觉得这个岗位太辛苦、有人觉得太无趣、甚至有人觉得太鸡肋,总之是走不下去了,就放弃了;到最后,真正跨出来的都成为了中国最优秀的产品经理,因为他们都经历过了炼狱般的阶段,杨柳就是其中一个。

2014年的最后一天,他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,身上除了一箱行李之外还有3个面试资格。这是他从11月开始连续投递了两个月简历,总共被拒了300多次后仅有的收获。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北京,14年8月份的时候,他因为偶然的机会来过一次。回到哈尔滨后,北京浓厚的创业氛围和创业大街数不清的机遇都令他心驰神往。所以,他再一次来了,这一次,他没有打算回去。

大部分人年轻时都怀揣梦想,而且很纯粹。但随着岁月无情刮过,梦想也跟得支离破碎。高中的时候杨柳也有一个梦想,很清晰却也朦胧,他一直说不上来这个梦想能做什么,直到他无意间翻到了“人人都是产品经理”的微信公众号,“产品经理”四个字在他脑海中再也无法除去。

他的梦想竟然随着时光流逝而日益坚固起来。两年之后,他被当时给他启蒙的“人人都是产品经理”邀请成为专栏作家,优质文章近乎百篇。这时,他已经不再需要为了留在北京而投上百封简历,为了三个面试资格而紧张不已。各种公司的offer总会络绎不绝地寄到他的手里,他就像HR一样,去遴选那些来“应聘”的公司。

就像宋丹丹在春晚小品里的台词:“谁也不是一下生就会跑步的”一样,杨柳当时也不会“跑步”,而从“不会跑”到“会跑”,对于每一个立志成为产品经理的人来说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他来北京之前也在社会上做各种零工,大学学校网络中心做客服,搜狗网做SEM代理商,成绩方面也一直很优异,系排名前十,拿奖学金。而到了北京后,他发现自己在产品经理的路上和所有的小白一样除了会忽悠,其他的什么都不会。

来北京时他只有三个面试机会,其中两个很快把他否决了,最后遇到了一个“臭味相投”的产品总监,明明知道他在忽悠,面试时却还是跟他侃了3个半小时,后来不顾其他合伙人的反对收下了他。

当我问他,如果那时他最后一次面试也失败了,他该怎么办时,他说:“那或许之后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,我会离开北京,回到学校敲看不懂的代码。”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,但是同时我也知道就算他当初离开了北京,他也一定会再回来的。

2015年3月,他真的离开了,而且一无所有。

感觉比死还难受

这年年初进入公司工作后,他第一次开始真正操作一款产品,也开始着手做运营和BD,创业公司里的人总是必须具备多项技能。碰巧之前他做过Sales,资源整合的也很好。

有了一些小成就,小资源的他眼里就没有CEO了,感觉自己可厉害了,却把生活弄的过于复杂,便离开了一开始在北京唯一接纳他的团队。

后来他用“那是人生中第一次自以为是的抛弃,也是之后杯具的开始”来描述这个桥段。离开公司后,年轻气盛的他的自负依旧,在中关村创业大街里,薪资漫天要价,在新的公司里开始和HR吵,和HR吵完后和CEO吵,最后再一次不欢而散。事后杨柳才知道他们吵架的前一天晚上,CEO还在和团队商量未来要如何培养他。

当杨柳后悔又想要回到第一家公司时,毫无疑问被人泼了一盆冷水。北京的冬天冷到刺骨,没有去处的他买了张火车票匆匆回了哈尔滨。

刚一下火车,就开始想北京。特别想回去北京,当时感觉比死了还难受。

大学里的校园生活开始让他开始反思,看似平静的时光下他随时准备重新上路。因此朋友介绍他去一家公司做BD时,他二话没说,再次来到北京。

之后他又前前后后经历了好几家公司,也陆陆续续地好几次离开北京。因为常年在北京中关村待着没回学校,他看到中关村来来往往的最顶尖的人物,同时也接到学校辅导员准备开除他的接二连三的电话。

这几年来,杨柳经历过傲气冲天地辞职后却没有后路的一无所有;品尝过除了自己以外其他同事都是程序员的无言以对;体验过每天都要和远在伦敦的CEO跨8个小时时差通电话的疲惫不堪;感受过在一群全是60后,70后同事的公司里新的创意总是不被采纳的无可奈何……

当时都吓尿了

有所失,才有所得,有所付出,才有所收获。

他的经历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机会,也结识了更多的朋友,站在创业大街的正中央发表演讲,他开始更加勇敢地表达自己。

又一次择业时,杨柳前后斟酌了5家公司,其中也包括阿里。最后却选择了在毫不性感的B2B模式下,做SaaS产品的超级表格。

在创业的大时代里,互联网行业成为最炙手可热香饽饽已经人尽皆知,所有创业者都想借此分一杯羹。其中,最热门的社交(微信,陌陌),电商(京东,淘宝),O2O领域(58,饿了么)都在互联网中狂轰乱炸,各领风骚,展现出极大的魅力。而作为在SaaS领域中的企业级应用(B2B)似乎并没有参与到这股腥风血雨的战争中,它就静静地躺在某一个角落,看庭前花开花落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

事实证明,杨柳做出的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决定。

如今,越来越多的企业级应用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,传统的办公软件和ERP系统已经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管理和业务需求。并且SaaS产品能很好地解决了本地服务在本地资源上的缺陷。

杨柳第一次见到超级表格CEO陈坤极的时候是在今年6月,他无意间坐在了坤哥的办公座位上,两人便浅浅打过照面。所以追溯起来,坤哥对杨柳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不好意思,你坐在我的座位上了。”

后来创业大街街庆,杨柳和坤哥都喝了点酒,坐在Binggo的门口,聊起了彼此创业的经历和梦想。那一晚,微风徐徐,两人聊得特别畅快。有一次,坤哥竟当着杨柳老板的面开玩笑地问他是否愿意加入自己的团队,杨柳回忆说:“当时都吓尿了!”

当他真正斟酌清楚后,又主动找到坤哥聊了很久。不久,他就背着包上班了。

或许只差一张退学手续
杨柳刚入职时没有职位和title,他似乎什么都干。做客服主管,每天直接和用户QQ聊天、通电话;做产品运营,学会观察产品经理的成果如何转化为市场成果:将产品idea和原型,通过系列路径,转化为网站IP和注册用户,直至深度用户;做活动展示,做主页规划,做用户调研……

他开始了从未有过的忙碌,那段时间,陪伴他度过的是电脑里19.5个G的相关知识,是出门时未亮的清晨和回家时熄灭的路灯,以及各种各样的用户不分日夜打来的电话……

一路走来,他特别感谢给他带来帮助的人,尤其是后来也加入到团队的老孙。老孙曾经是用友系统下Top1的产品经理、首席用户体验官。他作为产品总监加入到超级表格后,立刻给了整个团队带来一番新的气象。杨柳开始跟着他一块做数据分析,做流失用户回访,做半年规划……产品开始一点一滴走向正轨,杨柳的动荡的生活也开始逐渐趋于安稳,在工作中加倍地学习和成长。

这就是杨柳,今年他才20岁。和他同龄的人大多数还躺在家庭所构建出来的温室里呼呼大睡,大学所创造出来的梦幻里谈情说爱时,他就已经顺利的完成了从校园到社会的过渡,从学生到就业者的转变。

不同的成长经历已经让他更早成熟。和他某一次闲聊时,他说:“我已经办好了休学手续。自己也确实没办法和普通大学生沟通,因为没有共同语言,也不知道能聊什么。”或许,两年后,他会再去办一张退学手续。

放把火也能改变世界

荀子曰:不登高山,不知天之高也;不临深溪,不知地之厚也。

杨柳走过了那一段只属于自己的动荡时光,他追寻过,得意过,难受过,也懊悔过。而现在看来,那些东西都成为他向上的阶梯,也成为他前进的警钟。每一步他都走得沉稳而小心,但在团队里又能尽情地发挥自己的光与热。当很多人误解SaaS产品超级表格是调查问卷软件、是在线版excel时,他知道时间会证明一切。他清楚自己作为产品经理应该把产品带向什么方向,他清楚如何让数据协作平台发挥它应有的价值。

而当有人问,他所理解的产品经理是什么时。杨柳说:“产品经理是为了改变世界而生的”,他又自嘲地补了一句,“其实放把火也能改变这个世界。你做的任何一件事其实都改变了这个世界。“

而产品经理却要知道如何更好的放这把火!

2015-10-05 11:501413